新生彩票_新生彩票平台_新生彩票官方网站

新生彩票娱乐平台成立于2011年,公司总部位于菲律宾,新生彩票娱乐执有菲律宾合法手续并成功领取合法牌照,始终秉持“质量第一,客户至上,开拓创新求发展”的运营方针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生彩票娱乐 >

新生彩票网址着四位族老聚在此处商议一个流落

发布时间:2018-04-05 11:12编辑:admin浏览(165)

    的血脉不明,无法分辨优劣,即便是孕育子嗣,谁家儿郎会愿意娶她?
     
        这样一个生母来历不明的私生废物,配留在族中?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绝不同意!
     
        此时正坐在椅子上中场休息的小迷,绝对没有料到,自己之前最初的猜测是正确的,这里的确是安香白氏的族地,出闻其声未见其人的无礼老人,正是安香白氏的族老之一!
     
        安香白氏除族长外,共五名族老,而先前为白小迷之事争吵的四人,恰是除了族长与大长老外的四名族老!
     
        也就是说,小迷的到来惊动了安香白氏所有的高层。
     
        当然,也正因为族长与大长老在闭关,否则,不用族长出面,大长老一言九鼎,一人即可拍板决定,不若此时,二长老权威不足,对上三长老与四长老的联手抵制,不能定夺。
     
        所幸还有五长老与他立场一致,鼎力支持。
     
        然而,他同意也不行,三长老立场坚定,丝毫不让,理由只有一个:母系血脉来历不明,安香白氏的血脉不能混了!
     
        这个理由确实无懈可击,即便最有倾向性的五长老也无言以对——为了保证白虹血脉的纯净纯粹,安香白氏几乎不与外族通婚,只在同族间娶嫁,笃信愈是血脉相近,愈是纯净,所以同姓同枝间的婚配是最多的。
     
        偶尔男女比例失调或人丁太过飘零时,才会选择与外族通婚——此处的外族,是指别的家族,在安香白氏眼中,除了自己,大陆上的其他家族,均是外族。
     
        而这与之通婚的外族,必是经过精挑细选,选择与安香白虹血脉最契合的同样高贵古老的,数千年算下来,能有资格被选中的,也无非是那几家。
     
        安香白氏从来不会随便与人联姻,历来安香白氏出世历练的子孙也从来不会与外面乱七八糟血脉不纯的女人有染,更遑论生下血脉。
     
        这么多年,只出过唯一一个例外……
     
        “……是大师没错,我安香白氏一族又不是出只过一名大师,可有成为大师就不遵守族规祖训的?”
     
        三长老不卑不亢,看上去甚是大公无私,一心为族务,绝对没有假公济私之感:“我族史上,还没有过血统不明的私生子。若将这样的人收入族中,如何向族人交代?开了这种先例,以后若再有子弟有样学样,又当如何处置?”
     
        这立场,绝对是占在制高点上,人家没否认来自白若飞那一半血统的真实,对此避而不谈,只谈另一半,而另一半,的确是不明!
     
        几位族老之所以都会被惊动,就缘于白小迷进了族中血脉鉴别室后,大阵反复甄别鉴定,竟无法分析出她另一半血脉的出处!
     
        为难与争执点恰也在此处!
     
        赵无眠对无渡河的判断极为准确,这里的确是安香白氏族地的入口之一,进门的密钥……额,赵无眠的判断也是对滴,需要鲜血验证……当然不是每回都放血,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自己人,自然早就拿到进出许可,即使进入,也不需要再滴血验证。
     
        从来就没有人是从外面经血脉验证,被阵门自发直接卷进到血脉鉴定室的,白小迷是头一个!
     
        之所以会被送到血脉鉴定室,而不是别的接引部门,是因为需要进一步确认她的血脉构成,之后再考虑如何安置。
     
        安香白氏虽然避世于此,但对外界的消息并非一无所知,当年白若飞在外界行走时,身边有他自称为妻子的女人与孩子,安香白氏族中高层都是知晓的,但没有人会将此当真,并认可她母女二人的身份——白若飞自己知晓清楚,凡是没有祭过祖宗未曾经过族老认可的夫妻关系,根本是不作数的!他既然知晓,却没有打算带人回来,自然是没有将那女子真当成妻室的,或者说他自己也清楚,只是一时的露水姻缘,逢场作戏罢了,无需向族中备报。
     
        不是随便什么家族出来的女人都有资格嫁进安香白氏的,更何况族中早已为他选好了妻室人选,若非不是他百般推脱,借口修炼关头不愿分心,将亲事一推再推,他早就是有家室的人了。
     
        至于他在外面说那个女人是妻子的身份,族中长辈固然是不悦的,不过,他已经是大师的身份,严格说起来,已超然于族老之上,几乎不会有人按族规要求他。
     
        他既然没有将人带回来,强烈要求予以正名,就是没打算违反族规,或是不认原先订的亲事,族老们也乐得装糊涂,将此视为彼此互不计较的心照不宣——他在外面随便怎样,总之这亲事与这女人,族中是不认的。也就是在外界,口头上过过瘾好了。
     
        所以,白若飞与那女人同时出事,安香白氏明知他有遗孤在外,却没有派人去将人接回族地,素来与白若飞亲近的五长老倒是提议过,不过,刚起了话头就遭到强烈反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三哥说得有道理,但是,既然有一半是安香白氏的血脉,就冲这一半的已确认无误,就不能将人再赶出去。”
     
        见二长老沉吟不语,仿佛在认真考虑三长老刚才之言的后果,五长老眸色变暗,二哥素来没决断,好不容易他刚才做出了决定,且不可因三哥的一番话又做出改变。
     
        “何况她是阵门自动引发接入的,能让阵门做出此举,这表明她身上的白虹血脉十分纯净,且是嫡脉。”
     
        就算只有一半,但这一半也是非常纯净的,比起许多血脉已经淡薄的远枝旁系,要强上数倍。
     
        “那又如何?”
     
        四长老不屑:“还不是没觉醒的废物?”
     
        你再纯净再嫡脉,你比别人再强若干,没觉醒就是普通人,就是废物。
     
        “都是族内晚辈,四哥何必如何刻薄?”
     
        五长老微叹,四长老话虽难听,实际却最客观不过,别说是一半的血脉,就是父母双系皆是最纯净的血脉,若不能觉醒,就意味着终生是普通人,唯一的作用就是孕育下一代。
     
        这就是现实,普天之下,四处皆准的真理。
     
        在安香白氏这般古老的家族,这一条尤为苛刻。
     
        这也正常,若没有规矩与准则,家族如何能传承千年万年?
     
        四长老的话其意无比正确,所以,即便五长老有心相护,也只能是从态度与措辞入手,并不能站在对立的立场反驳四长老其意。
     
        不管是谁的孩子,也改变不了这孩子是普通人的事实!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开玩笑吧?
     
        五长老不想再生枝节,横竖有先前的恩怨在,三长老是不可能改变自己的立场的,四长老与三长老乃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素来共进退。
     
        如今只要拉着二长老别改主意,先将人留住,其他的事情等族长或大长老回来再做议好了。
     
        “二哥,人是护族大阵放进来的,说明血脉无误,不能将人逐出去,不然的话,传出去会有损我安香白氏的名声,毕竟我们族内的事务外人并不知晓,若飞这妻女的身份内幕,外人不知,我们也不可能此时做出解释。至于不能确认的那一半血脉,让人先住进来,慢慢查探就是。我看这孩子年纪也不大,不急着婚配嫁娶。”
     
        五长老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并没有显露出着急的心态:“左右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吃喝用度花费不了多少,又不会有危险性。暂时不记入族谱,放我那里养着好了,身份也先不表明,待日后再议。”
     
        二哥最是老好人,谁都不想得罪,尤其是三哥如此强势,他就更不愿意与之对立交恶。但在二哥眼里,族务规矩最是重要,任谁也不能越了过去。
     
        果然,听到五长老如此一说,二长老原本犹豫不决想要改变决定的心再次安定了下来,老五说得对,白若飞虽然有错,但这个晚辈倒不能真逐将出去。
     
        “也好……”
     
        “不行!”
     
        二长老的话尚未说完,即被三长老冷漠粗暴地打断:“这样的先例不能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呢?人人都要求有特例怎么办?以后还敢不敢派弟子出去外界行走了?
     
        若是人人都擅自在外找女人,岂不是乱了血脉体统?!
     
        小贱种要想入族,他是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
     
        听到三长老也提规矩,二长老又迟疑了,也对哦……老三说得也有道理……
     
        五长老对他知之甚至深,见他的表情哪里会不知他心中所想,暗叹了口气,二哥的确是太老了,老成了地地道道的泥瓦匠,遇事永远只会捣浆糊,若是大长老在就好了……不得已只好幽幽补了句:“若飞的魂灯还亮着……”
     
        虽然残灯如豆,只剩一缕微光,所谓命若悬丝,莫过如是,但,毕竟还活着,一位活着的大师,对族中意味着何等意义,不用五长老明说,在场人都清楚。
     
        三长老神色剧变,几欲张嘴,终是悻悻然一言未发。
     
        若他再心有不甘,也只能无可奈何——强者为尊,任是族规族律也要为之却步!白若飞是族中唯一的大符师,但凡有一丝可能,族老们就不会放弃他,自毁长城。
     
        三长老再强势,也知道什么人能惹,可以招惹到何种程度。他虽然口口声声祖上的大师们怎样怎样,实际上却清楚得很,修为面前,一切让步。
     
        白若飞愿意遵守是一回事,不愿意遵守,谁也不能奈何于他!
     
        到了大师的境界,岂还被凡矩所拘束?他就是规矩!
     
        若白若飞不是大师,当年他早就要求开族老会议,岂能容他羞辱自家女儿?还不是打不过,只得咬牙和血吞了?面上还得故作大度,不将他外面的女人当回事儿。
     
        “行,你去办吧。”能硬逼,小迷也学着轻描淡写,半真半假:“只要别用力太狠,把舌头咬断了就好了。”
     
        自家人狠起来,比敌人更可怕。至少外人还从未骂过她杂种,没有威胁要处理了她。
     
        “……”
     
        五长老老脸微红,对三长老四长老先前的行为亦是不耻,却不好跟小迷讲太多,安慰道:“放心,绝对不会到那一步。”
     
        虽然三长老哥俩是真想要这孩子死,但他也不是摆设,既然插手其中,就不会让他二人得逞!
     
        何况还有若飞呢,魂灯未灭,人就活着,即便火苗微弱,几近熄灭,终究是没灭不是嘛!一位活着的大师意味着什么,三长老不会不清楚。
     
        族老们已确定的事情,他不敢太过份。
     
        只是,私下里动手脚使绊子却太正常不过了……小迷恰恰不巧又是普通人……五长老目露隐忧,“族大规矩多,到了我那里,你尽量不要出门。等入了族谱诸事已定,我再带你四处走走看看。”
     
        有许多坏人想害你,不要跑出去玩!
     
        小迷敏锐地解读出五长老这句话的真正潜台词——果然不是个安全地儿!得亏秀姨还心心念念想要找安香白氏的族地呢,以为有了族人她就有了靠山了!
     
        有想掐死她的靠山吗?!
     
        “好的,我不会乱跑。”
     
        小迷点头,宝宝会很乖的,不过,她话风一转,似乎漫不经心顺嘴问道:“先前那两位爷爷是谁?也是族老吗?”
     
        她总要知道对自己抱有最大敌意的人是什么身份,有多深的背景。
     
        “是。”
     
        五长老不习惯撒慌,加之他认为小迷初来乍到,了解一些基本情况也是应该的:“三长老与四长老,他们素来严苛刻板……”
     
        “与我父亲有恩怨?是因为我母亲?”
     
        小迷问得漫不经心。
     
        “你怎么知道的?”
     
        五长老难掩惊色,“你父亲说过?”
     
        不应该啊,这种事情做父母的怎么可能对晚新生彩票网址辈讲?何况当年她才多大?若飞出事前她只是一稚龄幼女,不可能知晓的。
     
        “猜的啊。”
     
        小迷神色不动,语气轻快,心底却陡然一然,不会吧,她又猜准剧情了?
     
        安香白氏不认可父母的婚事?不承认她的母亲?原主,也就是自己,还真是私生女不成?
     
        不然何来的贱种杂种之说?
     
        以安香白氏的自恋程度,绝对将自家的白虹血脉视为天下第一,这所谓贱杂,定然是指她身上来自母亲的另一半遗传了……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旧时恩怨
     
        旧事不难猜,左右不过是恩怨情仇四字梗。
     
        以小迷聪明劲儿,不难猜测,加之,五长老相对配合的态度,三言两语就梗概清楚,白若飞的父亲是为救三长老受重伤后早逝的,三长老因此对救命恩人的独子白若飞甚为照顾。
     
        白若飞感念他在自己幼小时的照顾之恩,修为有成后,对三长老一脉回报颇多,眼见白若飞修为愈高,前途无量,三长老动了别的心思,欲将自己最小的女儿嫁给他。
     
        此处插播一句,安香白氏虽重视血脉的纯净,却并不是一夫一妻制,凡是修为有成的男子,隔些年就会另纳一房血脉合适的年轻女子来充盈子嗣,所以三长老的小女儿比白若飞小了不少年岁,且已觉醒,本人对白若飞又是一往情深。
     
        这桩亲事从提议起虽然遭到了许多阻力——这阻力是来自其他竞争者的,毕竟有女儿的人家有许多,而能看到白若飞未来前途的亦不乏三长老一人。
     
        竞争甚是激烈,但最终还是尘埃落定,三长老争得了白若飞母亲的口头同意,谋到了正妻之位。
     
        白若飞知道后对此没做任何表态,所以这亲事就算是定下了。只是白若飞无意成亲,只醉心于修炼,对自己的未婚妻也与旁人无异。
    新生彩票网址
        接下来的数年间,他修为不断提高,三长老数次提出成亲,都被他拒绝了,一句话:他无意于儿女情长,更无心于子嗣,为不耽误他人大好青春,不若还是退亲的好。
     
        三长老当然不会退亲,逼婚不成,哪怕顶着未婚的名义也要继续等下去,好在修者寿元比普通人长得多,女修三十四十再成婚,也不晚。
     
        “……结果,中间被人截胡了?我父亲娶了我母亲?”
     
        小迷了然,怪不得要恼恨她骂她是贱人呢,自家蹲守的潜力股被别人挖走了,能不恨吗?原以为板上定钉的乘龙快婿,结果却娶了另外的女人,嗯!三长老对她的这股恨意,她服气,能理解!
     
        “差不多吧……”
     
        五长老有些含糊其辞,十几年前的旧事,他亦不当事方,总不好当着小迷的面,直言她父母的婚事不被族中认可,是无效的吧。
     
        差不多?这样的回答哦……小迷眨眨眼,“所以,他俩是无媒自娶,族中长辈并不认可了?”
     
        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不用再留两分了,她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原主,亦无一颗不能受刺激的小玻璃心。
     
        不就是私生女吗?说实话,她并不在乎这个。
     
        “诶,你这孩子……”
     
        五长老无言以对,话都说你说了,还让我说什么?事实也如此,白若飞在外面的这个女人,没有到过族地认过族亲拜过祖宗,的确不能算妻室,甚至连妾都不算,最多是炉鼎暖床的女人?
     
        小迷暗呲牙,她的直觉实在是贼准!之前在河边她就有预感,不愿到安香白氏族地,看吧,果然是祸不是福!
     
        因为一时恍惚,流了血,不想来也来了,身不由已,来了后果然是好处不多坏处不少,虽然眼前这位五长老看起来还不错,谁知是不是段数太高深藏不露她看不透?
     
        万一所谓的到他家里不要乱跑,实际是软禁的隐晦表达呢?
     
        还有,她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亦关乎着她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三长老家的那位小女儿,现在嫁了吧?”
     
        不会现在还等着她便宜老爹回归吧?
     
        要死了!人家还顶着她老爹未婚妻的帽子呢!那她出现在这里算什么?她老爹背叛婚约的铁证?还不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小迷能理解三长老的立场,也可以对那位未婚妻深表同情,但前提绝对不是将自己作为牺牲品奉献上去给人家消气用。
     
        “没有。”
     
        五长老摇头,若飞都已经是大师了,还怎么可能另嫁他人?守着这份婚约,不管若飞认不认,她都是大师未过门的正妻!单是这一个名头,每年族中都要多拨许多修炼资源,三长老一家占的好处说不尽!
    新生彩票网址
        她怎么可能舍得退亲?族中有谁能与若飞相提并论?哪里会轻易再有第二个大师出现呢!
     
        “你父亲当年提过几次退亲,但都被他母亲以死相逼,拦下了……”
     
        现在,白若飞的母亲已经去世,无人能够再阻拦他,不过,他人也失联多年。
     
        还没退啊……小迷叹气,她最讨厌处理复杂的人物关系,尤其是掺杂着恩怨情仇与血脉亲情的人物关系,先前那恨不得自己立马消失的老头,是她爹未婚妻的父亲与叔父,人家还是族老,在族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听这位五长老的意思,她现在还属于妾身未明,不能上族谱——话说,上不上族谱她其实一点也不在意,她并不需要安香白氏传承千载的荣耀来为自己添增光彩,换言之,星月大陆人人都有的家族归属感,对白小迷而言,却几乎没有——漫说她本就不是原主,对安香白氏的人并无感情,就算是原主,也不曾吃过安香白氏一粒米一颗盐,除了一点无法否认的血脉联系外,没有丝毫关系!
     
        安香白氏对她的态度,小迷早有所预料——若真当做一族亲人,又怎么可能在白若飞失联后的十年间,不曾派人找她接她回族地?
     
        她寄住在大夏九阳城祁府并不是绝密的消息,以安香白氏的能力,想要找到她并不费事,而若安香白氏前去接人,祁府纵然再不愿意,也无法拒绝。
     
        “五长老,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小迷深感头疼,说好的女主待遇呢?怎么她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呢?小人物的悲哀无助与身不由已一直围绕在她左右,说好的金手指呢?说好的虎躯一振大杀四方呢?
     
        怎么到她这里,总是在隐忍总是在潜伏,总是当棋子的命涅?
     
        这个地方既然不欢迎她,还四处隐藏杀机恶意,惹不起躲得远远地总可以吧?
     
        “什么?你还想离开?”
     
        五长老一脸的诧异,她到底知不知道入族谱的重要性?居然还想离开族地?
     
        “是啊,照顾我的嬷嬷与我的朋友都在外面,肯定非常着急……难道我不能再离开了?”
     
        小迷同样摆出一脸诧异,以赵无眠的聪明,应该能从她莫名其妙的突然消失,确定这里是安香白氏的族地吧?
     
        不过,貌似他知道也没用,进不来!
     
        当然不能!
     
        五长老耐心解释,“族内子弟不允许私自外出,获得允可才能出去。”
     
        如她这种情况,不管最终入不放族谱,都不可能再有出去的机会!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尤如困兽
     
        特么还是生育工具!
     
        小迷听完五长老关于她不能离开的客观解释,以及关于她美好蓝图的描述,只觉得自己若是个气性大的,估计已一口气上不来,被气死了!
     
        原来如她这般血脉不纯,母系不明,且不新生彩票网址能觉醒的女孩子,在安香白氏唯一的作用就是生孩子——甚至不是嫁的,是纳的,若是被哪个修为高的族人看上,直接就一顶小轿收入房中,嫁娶的程度都免了。
     
        这还不如她在赵无眠那里谈的条件优厚呢!
     
        小迷一口老血憋在胸口,这特么也太坑爹了,这种亲戚族人绝对不能要!这地儿也绝对不能长呆!
     
        五长老看着小迷,心中不由生出新的烦恼,若飞回不来,这孩子的终生大事自己得多看顾着些,给她挑个合适的人选,“小迷啊,你是喜欢年纪大些修为高的,还是年纪轻有潜力的?”
     
        各有各的利弊,小迷虽是生母不详,血脉不纯,却是族内唯一的大符师的女儿,是不愁嫁的,只是人选上恐怕有些难挑。
     
        若飞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做侍妾的,可若是挑族中优秀的子弟,小迷普通人的身份又做不了正妻的,恐怕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二等优秀中选个老实忠厚有潜力的……
     
        “啊?!”
     
        听五长老煞有介事的询问,小迷呆若木鸡,不是吧,这速度……她还是早点想办法撤退为妙。
     
     
        二长老这次决心下得快,立刻将事情交给了主动请缨的五长老:“人先带你那儿,其他的,等族长与大哥出关再定夺。”
     
        ++++++++
     
        “……所以,这里是安香白氏的地盘?”
     
        小迷一脸懵,这特么也太狗血了吧?神转折啊!她先以为是安香白氏的族地,接着经鉴定为龙潭虎穴,搞不好死定了,然后,又来了这么一位看上去飘逸出尘帅大叔,满脸慈爱地告诉自己到这里就是到家了……特么也忒坐过山车的节奏……
     
        不对呀,小迷神色一懔,心头回想起自己之前听到的杂种贱人的恶毒骂声,那总不会是她自己幻听了吧?
     
        有这样的自家人?骂得比外人还恶毒!至少在此之前,她从未被人如此辱骂过。
     
        “……这个,”
     
        五长老有些尴尬,“是有些小误会……”
     
        误会?
     
        小迷微挑眉,不会吧,谁家的误会能连人家父母都稍带上的?
     
        她听力好得很,语气是善是恶还是分得清的。